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在埃及寻找莎草纸
在埃及寻找莎草纸

作者:毕淑敏 摘自:浙江摄影出版社《世界如锦心如梭》一书

到埃及旅行的时候,我记了一个电话号码。别人以为这是一个好友或是某个机构的联系电话,其实不是,它是一家售卖莎草纸商店的电话。到开罗之后,我对导游说,我要找到这个商店。

导游丽达毕业于埃及大学的中文专业,没去过中国,中文说得不大好,但我们略为思索一下,听懂还是没有问题的。比如,她介绍神庙壁画上一个女神用“胸前的奶粉”喂养别的神,我们就愣了,不知“胸前的奶粉”是什么。再瞅瞅壁画,原来女神是用乳汁哺育小猫头鹰,这才恍然大悟。

她说,莎草纸啊,哪里都有,我带你们去买。

可能是因为常常写字,我对纸有一份特别的尊敬。在古埃及,莎草纸是很神圣的,古埃及人将莎草纸尊称为“pa-per-aa”,意思是“法老的财产”。

在丽达的带领下,我们走进一个院子。水塘里生长着一些碧绿的草梗,初看起来有些像芦苇,但是比芦苇粗壮和挺直。丽达说,这是纸莎草,能做成莎草纸的草。

第一眼看到成品莎草纸时,我有些失望。它没有想象中那般珠光宝气,不像精加工的纸,像一种编织物,平凡而暗淡。

丽达说,埃及到处都是卖莎草纸的,但不要随便买,不然你们会上当。我们就好奇,说,一张纸能有什么猫腻?丽达听不懂“猫腻”,就说,这和猫没关系,和香蕉有关,假冒的莎草纸是用香蕉皮的内层做成的。

通过丽达的解释,我们终于明白了,香蕉皮的内皮有一种丝缕样的网状结构,把这些香蕉的内皮叠加在一起晾干,就大致完成了假莎草纸的造型。现在,你能否想象出莎草纸的样子呢?

在丽达的带领下,我们走进一家店铺。这家店铺的墙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莎草纸画,尺幅从一本书大小到一丈见方应有尽有。题材大多取自流传了几千年的壁画,所绘人物有一种特殊的生动。如果脸面是侧向的,身体就是正向的;或者相反,脸面是正向的,身体却是侧向的。画以线描为主,线条中间填满了饱满的颜色,金、蓝、红,夸张而浓烈。

可惜我们对古埃及的历史不是很了解,所以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。

我看看标价,不便宜,就向丽达讨主意。丽达说,买这里的,别的地方卖的常常是假的,没办法识别。你们要选好的,这里的最好。

这时,我看到一张绚烂的莎草纸,四周的图案是雄赳赳的太阳鸟,中心写满了字。我问丽达,这是什么东西?丽达说,文书。

我说,什么文书呢?丽达说,契约。这基本上和没回答差不多。我穷追不舍地问,丽达终于说,结婚证。

售卖此物的盛装小姐看我迷惘的样子,拿出一支蘸满了金粉的笔比画着。这可不是一支普通的笔,是用莎草茎削成的三角形短棒,笔尖蘸着金粉,熠熠闪光,好像一支魔棒。小姐手舞足蹈,不停地用魔棒在契约上笔走龙蛇。

我问丽达,她要干什么?丽达说,她在问你的名字。

我奇怪,说,我的名字和她有何相干?丽达说,你和谁结婚了,她就用古埃及文字把你们的名字写上去,万古长青。

原来是这样。我想告诉丽达,这里用“白头偕老”可能比“万古长青”合适。最终我想了想,没说。当然,收费也不菲。

在埃及漫步,你总会不期然遇到这些古老而神秘的符号。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可以横写,也可以竖写,可以向右写,也可以向左写,上下左右,天地自由。和现代字母“A”相对应的古埃及象形文字,大致像一只神态自若的鸟;和“B”相对应的近乎一只向左撇着的脚;和“U”相对应的仿佛是一圈盘起来的绳;“Z”则像两把背道而驰的匕首……一个朋友可以用法语和售纸小姐交流。我问,古埃及文字能书写咱中国人的名字吗?朋友说,这还不简单,你的名字是由哪些字母组成的,她在表上一对照,依样画葫芦地把象形文字填到莎草纸上,不就大功告成了?

我有心想买,说,你帮我问问,价钱可否商量?朋友如实翻译过去。售纸小姐告知我们,莎草纸本身的价钱虽然并不是很贵,但所用的颜料都是由矿物质提炼的,很稀有。特别是书写名字的金粉,用的是真金,可以保证永不变色。人们当然希望自己的结婚证书能够长久保存,象征爱情的永不褪色。所以,不能便宜。

得,缄口吧。如果继续讨价还价,就是对姻缘的大不敬了。

我在国内的一对朋友正准备结婚,我想置办一张法老的证书,当作独特的贺礼。我正在一笔一画地书写他们的名字时,一旁的朋友悄声建议我还是不要买这种结婚证。

我一惊,停了笔,问她怎么啦?朋友说,一个已经覆灭的王朝,一种已经消失的文化,一份已经无人能识的文字,这吉利吗?

我看着朋友年轻的脸,心想也许她说的有道理。我放下笔,对售纸小姐说,对不起,我不要法老的证书了。可我还是非常想要莎草纸。朋友说,那就买几张空白的莎草纸吧。

买完纸,我还是对古埃及文字耿耿于怀,觉得一定要带走一件铭刻着古埃及象形文字的纪念品,才算来过埃及。丽达说她认识开罗一家很好的银饰店,可以为客人定制手链。可以用法老文把顾客的名字刻在上面,还可以选择一些美妙的吉祥图案,比如猫头鹰、太阳鸟、生命的鑰匙等。

我问丽达,什么叫生命的钥匙?丽达说,在古老的埃及传说中,每一个生命降生之后,并不是马上就打开的,需要生命的钥匙。只有用生命的钥匙打开的生命,才会更有意义,更幸福。

古埃及人可真是聪明啊!他们把生命分成了两种,被钥匙打开的和没有打开的。想来,这两种生命的质量和结局也应是不完全相同的。我对丽达说,那我就要一只手镯吧。

离开埃及的时候,行囊里多了一卷无字的莎草纸,一串木雕小项链,一只用法老文雕刻着我的名字的手镯,银饰中央是一把生命的钥匙。

(王传生摘自浙江摄影出版社《世界如锦心如梭》一书,王娓图)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常州畅意服装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常州市金坛区华阳南路498号